百里屠苏:

       撇去冷酷帅气这种定性设定不谈,他最大的特点应该就是内心温柔和不善言辞吧。明明关心着身边的每一个对他好的人,却偏偏不懂得表达自己的感情。这种人其实是最适合做朋友的,他们总能默默地听你诉苦,虽然不会用言语安慰,却会用实际行动给与你安慰。但另一方面,又是最不适合做朋友的,因为一旦发生一些小小摩擦,就会因为沟通不良让感情出现裂痕。其实看得出来,屠苏是个内心很高傲的人,这并不是贬义,只是他不屑于对人解释什么,是就是,不是就不是,相信也好,不相信也罢,都与他无关。这种个性看起来很帅很潇洒,但是如果没有遇见那种愿意对他推心置腹的伙伴们的话,很容易跟身边的人产生矛盾,甚至让人产生一种他这个人不切实际,自命清高的错觉,特别是在他的天资远超一般人的情况下,这一点,从他的那帮所谓的师兄弟就可以看得出来。毕竟这个世界上,还是俗人比较多。

       不过幸好,他遇见了晴雪,襄铃,红玉和兰生,或许还应该加上少恭。撇开少恭的复杂感情不说,这些人之所以可以留在他的身边,不单单是因为剧情什么的,我觉得更重要的原因是,他们都懂得去了解屠苏内心的温柔和脆弱,以及对于他毫无保留的信任。可能兰生对他一开始的印象不好,再加上襄铃的缘故内心有抵触,但是从虞山夜宿地的时候也看得出来,他其实是很关心屠苏的,会为了安慰他而苦思冥想了一晚上的台词不睡觉。再加上有表面严厉实则关心爱护,甚至可以说对他知之甚深的师傅和师兄,一直站在他这边为他奔忙的可爱师妹。所以我觉得,屠苏或许冷漠,但他并不孤独。

       他的不幸,除去少恭对村子的屠戮以外,其实更多的是来自于他母亲的决定。虽然这么说并不太确切,但如果当初的韩云溪就那样死去,而没有被他母亲封入焚寂中太子长琴的魂魄和煞气,直接进入下一个轮回,虽然无法结识这些生死与共的同伴,但是下一世或许他会得到幸福,而不会落到化为荒魂,永不超生。究竟百里屠苏的存在是幸与不幸,相信屠苏自己心里应该已经有所答案了。因为最后为了救晴雪和那么多无辜的人,能够作为百里屠苏多活了这么长时间,认识了那么多人,就算最后化为荒魂,他也从没有怨恨过自己的母亲,也没有后悔过自己的决定……

       坚定,温柔,重情重义,懂得体谅他人,为了他人甚至愿意牺牲一切,这样一个人,我们怎能不爱?

       幸福总是相似的,而不幸各有不同。幸福的定义,或许真的只有本人才可以体会得到。在魂魄即将散去的时刻,能死在晴雪的怀里,能得报灭族之仇,能实现长琴与悭臾的远古之约,他了无遗憾,所以在我们最难过最悲伤的这一刻,或许他的心底是充满了幸福的吧?只是这幸福来得太过短暂,转眼间就将彻底烟消云散——

       这时候,看着晴雪为了让他重生而踏遍千山万水,回首往昔,却徒然发现,或许在大家什么真相都不知道,有屠苏,有晴雪,有襄铃,有兰生,有红玉,也有少恭,千觞,大家一起寻找玉衡的日子,才是真正最为幸福的吧……

       “无论何时人类还是一无所知才比较幸福,但却总向别人尽可能地将全部事情问询。

       ——为什么要走上毁灭的道路?”

       此时浮现在脑海中的话语,是那么残酷,却又真实到无奈……

       欧阳少恭:

       作为反派的头号男主角,大概大部分人都很讨厌他吧,不过我个人还是很喜欢的,因为真实到了残酷疯狂。

       我始终认为,记忆才是决定一个人是否还是他本人的标志。记忆包括了对身边一切人事物的联系,没有了它就相当于全部推翻重来,即便拥有相同的经历,也无法成就出同一个人格。所以,我认为少恭才是真正的太子长琴,即便最重要的命魂在屠苏身上,尽管他在渡魂的时候会失去一些记忆但也无妨,他才是跟悭臾约定一起乘风而飞的人,他才是被伏羲罚生生世世寡亲缘情缘的人,所以,他才是真正的太子长琴。

       在爱情里,谁都不是赢家……

       方兰生:

       从开始聒噪幼稚,到自闲山庄的善良执着,再到青龙镇与襄铃的诀别,我们看到了他成长的全部过程——

       他真的是一个单纯如白纸般的少年,嫉恶如仇,幽默风趣,却也有着这个年龄该有的陋习,懒散,不知进取。他会因为憧憬跟二姐相反的女孩子而喜欢襄铃,会因为屠苏不懂礼仪又冷漠更是情敌关系(?)而找他麻烦,会因为各种各样的事物而炸毛……多么可爱的孩子啊~正当我这么想的时候,叶沉香出现了。于是,兰生从此开始改变。

       他会不顾生命安全的追着叶沉香,不仅仅是因为他是晋磊的转世,也因为他那善良的心不希望看到她如此痛苦直到消亡。从那一刻起,他懂得了体谅别人,懂得了身为大人的责任,因此,想要回到家乡,跟他的二姐请罪。可惜,这个简单的愿望却无法完成了。

       想要涂黑一张白纸是非常容易的,所以当遭到少恭的背叛,失去了二姐的兰生瞬间走入了一个极端,再也不相信任何人。但是幸好,在他身边还有着几个绝对值得信任的同伴,所以他没有走到最糟糕的路上去,而是慢慢地变得成熟。

       当得知孙家小姐就是贺文君转世的时候,连我都有一种命中注定的感觉。虽然说,前世今生并不是同一个人,所以没有任何人有这个义务来承担前世的一切。但是兰生自己也说了,在梦中,他就是晋磊,晋磊就是他,他已经快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了……可见,贺文君,也就是孙小姐对他而言,绝不简简单单是个婚约者而已。更别提,贺文君的一魂一魄,在青玉司南佩里保护了他不知道多少次,这份恩情也是要还的。

       撇去前世今生的纠葛,孙小姐实际上是很喜欢兰生的,这一点襄铃做不到。她还太小,不懂感情为何物,纵使对兰生有好感,但也没到互许终生的程度。而孙小姐,看似柔弱,却固执地不准她父亲取消这门亲事。相信那时整个琴川都知道兰生逃婚,背负着这样的压力,孙小姐还是不愿意退婚,这说明了什么?即便理由很幼稚,但爱了就是爱了,没有转圜的余地!

       身为一个男人,面对这样一个女子,再加上前世今生的纠葛,跟他对襄铃那如同小孩子过家家般的憧憬,我觉得完全不是一个概念。如果他不选择孙小姐,而是一味跟在襄铃后面跑的话,我就会对他彻底失望。

       在青龙镇,漫天雨幕中,他告诉襄铃,如果她开口,他会放弃所有,天涯海角都跟着她走。但是这又能怎样呢?他始终放不下自己的家人,放不下对少恭的恨,也放不下等了他两辈子的贺文君。所以,不论襄铃的答案是什么,他都没有这个资格听了。因为这份爱,已经背上了太多的包袱,不再纯洁了。而襄铃那般的女子,需要的是一份专一纯净的感情,他不再给得起了……[$HR getPages$]

       尹千觞:

       这里只写千觞,至于巫咸,游戏中涉及太少,过分猜测就不好了,等待DLC补完。

       从小生活在地界,从未见过真正的蓝天,白云,太阳,绿地……当真正拥有它们时,才发现以前的自己是多么得无知,如同井底之蛙。但是他还身负着女娲的重任,一旦回到地界,将再也无法见到了,这是种怎样的不甘?自私也好,不负责任也好,千觞从没有说过他觉得自己是正确的,也从没有说过,他问心无愧。但是他选择了留下,即便恢复了记忆,也不愿意去认自己最重要的妹妹晴雪,却宁愿继续跟着少恭,对屠苏他们一步步设计,看着他们走向终途。

       这是无情?还是无耻?抑或是助纣为虐?

       对千觞而言,他只是千觞,既然已经决定舍弃过去的一切,认同现在的身份,就不再留恋,这是种无奈的觉悟。从他冲着乌蒙灵谷的女娲神像行礼可以看出,他从没有一刻放弃对女娲的崇敬,只是已经背弃了自己的使命,已经无颜再以风广陌的身份与晴雪相认,再以巫咸的身份自居了。

       什么是正确?什么又是错误?

       对千觞而言,少恭是可以把酒言欢的朋友,无关立场,无关前尘记忆,只是作为千觞,跟他相交。就因为知道少恭所愿,明白少恭所想,他才以朋友的身份来帮助他,同时也因为,少恭是给了他抛弃巫咸的身份,以千觞之名行走人界契机的人。虽然就大义而言,这是不正确的,但是,少恭确实给了他新生。于是千觞感激他,愿意为他而满手鲜血。但是,少恭终究是碰触到了他的底线——晴雪。

       什么是真正地活着?作为巫咸永远待在地界神殿,还是作为千觞以酒为友放浪形骸?

       如果可能,他都

企鹅电竞企鹅电竞企鹅电竞企鹅电竞企鹅电竞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