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在很多的城市都有共享自行车,火起来之后共享汽车和共享电动单车也出来了。那么你知道哈罗电单车在哪些城市投放,收费多少吗?

哈罗电单车投放了哪些城市

哈罗单车早期制定的农村包围城市战略,让他们避开了资本绞杀的正面战场,但是想实现后半段的目标已经十分困难,一二线城市的大门似乎即将紧闭。

不过他依然抱有重返前沿阵地的信心。这倒不是因为朱啸虎“唯有两家(摩拜和ofo)合并才有可能盈利”的温情暗示下,哈罗单车以行业第三名替位第二名卷入一线城市的竞夺,而是这家公司正在寻找另一条突围路径。

“谁在这个事情上做得更好,能通过技术和管理把乱停乱放等这些问题解决好,我觉得政府最终还是会放一些口子出来。”杨磊说。

在近两年的二三线城市运营中,哈罗单车也一直在验证这条规律。截至2017年9月,已经进驻全国超过100个二三线城市,日订单破700万,注册用户达到3000多万。在不少数据机构发布的共享单车排名上,哈罗单车都位居第三。

他们拿到了一些城市的独家运营权, 也在6月底获得威马汽车数亿元B+轮投资,双方宣布联手建立“共享单车+共享电单车+共享汽车”出行模式,为一座城市提供立体出行服务。在厮杀激烈的一线城市大后方,哈罗单车凭借手中的政府资源,正在寻求另一套生存法则。

到二三线城市去

还不满29岁的杨磊在出行领域并不是一名创业新秀,2013年,他创建爱代驾,用了一年时间成为行业第二名,2015年7月,杨磊发现代驾业务进入稳定期,便辞去爱代驾CEO职务。两个月后,杨磊又进军智慧停车领域,成立智慧停车项目“车钥匙”。该项目的主要商业模式是,通过APP一键呼叫专人泊车、还车,同时对停车场资源进行整合和管理。

等到2016年9月,杨磊决定将团队从车钥匙抽离,转入共享单车行业、成立哈罗单车项目时,摩拜和ofo已经相继拿到了C轮融资,竞争已然白热化。用哈罗单车投资人、磐谷创投李志超的话来说,“双方恨不得把车铺到投资人家门口。”这样竞争态势也让杨磊和李志超预见到不久之后一线城市就会饱和。

Leave a comment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